网红电商年入三亿 称打的是心理战赚的是差价

作者:BJ006 2018-01-15 16:02

电商的趋势已经逐渐成型,其中,网红电商发展得是热火朝天。漂亮的网红们一边诉说着自己的不容易和汗水,一边用她们精心装扮过的美照,把商品一件件卖出去,创造一个又一个电商奇迹。小网红们月入三四万不成问题;中等网红天王嫂们月入七万非常普遍;而大网红张大奕、雪梨们,努点力用两小时到手两千万,年入三亿赛过范冰冰赶超卡戴珊也是上了新闻的。

《2017年中国网红经济发展洞察报告》显示,从2016年到2017年,微博上10万粉丝以上的网红数量增长了57.4%,网红的粉丝总数量也从3.9亿增长到了4.7亿。借着短视频的“东风”,网红早已从博出位、炒作、整容转型为内容+颜艺。然而在网红电商销售额过亿的背后,这个看起来光鲜亮丽的行业似乎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美好。

提到淘宝第一大网红就不得不提到张大奕。

2015年双11,张大奕凭一己之力,卖进淘宝女装TOP商家,开业一年店铺四皇冠;最近的两年双11,她是最快破亿的网红卖家,成为网红经济中的标杆。而在今年,她已裂变至四家淘宝店,合计将达近10亿成交额。

而张大奕所属公司——如涵控股,其年报显示,如涵控股净利润为2419.18万元,仅占营业收入的5.42%。而大奕电商净利润则达到4478.32万元。而明年的双11,张大奕的销售目标是20亿。

同样还有一个网红代表——王思聪的前女友雪梨,在与王思聪交往之前的2011年年底,就与朋友一起开了一间淘宝网店,后来生意越做越大,成立了公司,所以现在她也是一家创业公司的主持人兼CEO。

网红并不是只会露肉卖相,雪梨本身拥有高学历背景,从2011年大三开始创业,拿着3000元奖学金开始做淘宝店,妈妈是做大服装厂出身,家里有资源及资金支持。当时没流量红利,雪梨就开始玩微博自己做网红内容,慢慢积累到几百万的粉丝量,之后再加上王思聪的流量加持,生意逐渐火爆。

这些非常年轻、脸蛋很像、风格近似的女孩子们靠着自身颜值、穿衣搭配、审美品味,在社交网站累积出了一批粉丝,进而得以将互联网红利加速变现。

在国内服装市场被欧美日韩快时尚大面积占领的今天,网红们卖衣服也是在坚守国内市场,与快时尚抗衡,也是为服装经济做出了贡献的,作用不可小觑。

在外界认可的前提下,这几年品牌方、工厂都拼了命地在做网红、做电商。可是没人能保证她们能火几年,更何况互联网时代,淘汰速度更残酷。挣钱是最要紧的,所以她们能捞一笔,是一笔。

在小供应厂商那里,一件百元成本的服装,增加几十块利润,对于成本较高的物料,也就最多百元。然而摇身一变,冠以 “网红” 的头衔,在网红店中售卖,价格截然不同,一件成本大概在 300元的双面呢大衣放到店里就能卖700元,利润就已经高达 50%虽然这只是一种现象,不能以偏概全,但是 “网红经济” 盛极必衰的路,大家心里应该都清楚。

OFF - WHITE、Champion等国际潮牌的身影经常能在某宝见到,并且还有一种「穿正品拍照,卖路边甩货」 也是 “网红” 的惯用伎俩。

网红们把过多的钱花在了去巴黎、米兰、纽约拍照,把照片拍得很好看,可当衣服买回来后我们却发现质量并不咋样。到了最后,网红电商原来是个中间商,赚的是差价。

产品越次,进货价越低,拍的照片越美,卖出价越高,他就赚得越多。整个过程,工厂和工人没有挣到更多钱,而消费者付出了更多的钱,却没有买到更好质量的衣服。

正所谓“姜太公钓鱼,愿者上钩”,网红玩数据心理战,从 “打折” 的心理战术中,愣是还能卖出个两三亿。抄袭、质量、售后等等问题都在所谓的网红店铺中屡见不鲜,即便如此还是有人乖乖买单,网红店铺的营业额数以亿计。

随手一搜,那些所谓的网红店,每件单品的销售数量甚是震惊,少则数千,多则高达上万,而且还只是月销量。此外,网红店的发货速度一直令人费解,幸运点一星期到手,运气不好的话一个月不发货的情况也是有的。

在业内人士看来,追求低投入高收入是刻在这些公司骨子里的魔咒,当网红能影响数量庞大的粉丝买什么衣服,肯定是低买高卖,能赚多少赚多少。很多网红电商公司一开始由投资人投资,投资人都追求高收益,最后的结果就是要么上市,要么被大公司收购。

从目前的发展情况来看,网红们接下来该思考的是,如何平衡过度商业化的趋势。因为在不久的将来,网红模式将往更具专业特色化的方向发展,通过对垂直领域的细分,市场将会迭代出一批具有更高商业价值与更强变现能力的网红。“网红经济+电商平台”的商业模式还能走多久?我们拭目以待。

版权声明

除原创文章外,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本站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免费午餐小善大爱